漳州新闻网 | 文化产业网澳洲幸运8 | 聚焦漳州 | 漳台文化 | 文化活动 | 文化人物 | 重点项目 | 特色街区 | 文化事业

古韵仕江春

2019-09-04 17:00 稿源:闽南日报-漳州新闻网 【字体大小:

  •   

    俯瞰仕江村 许贺 摄

    仕渡堡城门 (资料图片)

    灵惠大庙两侧是明代 四大书法家张瑞图的亲笔书

    通族会禁碑

    满树青葱不服岁月老榕树,见证了这个 村子几百年的沧海桑田。

    仕渡堡城堡的东南内外有这样的七个 池塘,取名“七星坠地”。
    诏安成为全国书画之乡,仕江村当居开 源之功。图为沈耀初故居

      天光安逸,云影逍遥,夏日里难得的一个舒适午后,日色铺洒得淡薄且均匀。来一场邂逅吧,方不辜负如此好时光。于是,约上好友,我们直奔南山脚下这个古老的美丽小村庄——福建省第六批省级文化名村仕江村。

      蜿蜒的水泥路将我们迎进这个村子。村子里的路有些狭窄,但村头一棵枝丫浓密的榕树却热情地给我们留下一地阴凉,仿佛尽一尽地主之谊它才能继续安心地享受阳光的洗礼。朋友介绍,这棵老榕树已有三百多岁了,满树青葱不服岁月,但垂落的斑驳根须里长满了故事。风雨褪尽铅华,唯余一树深深浅浅浓淡相间的绿,见证了这个村子几百年的沧海桑田。

      来到仕江村,不能不去的就是让村民最引以为豪的仕渡堡。原先的仕江村就是这座仕渡堡,后来村民建新房,只允许在城堡外扩建,就这样村子慢慢扩大了,城堡里的一切也被完好地保留了下来。“老祖宗一代代留下来的么,怎么可以随意破坏。”村民们质朴的话语里是令人肃然起敬的保护意识。

      这是一项典型的民间自建工程。始建年代因资料欠缺无从考证,让村里人津津乐道的是乾隆年间这里出了个武进士沈作砺,他为仕渡堡的续建工程呕心沥血,以村内龟形墩埠为中心,结合“出水莲花”风水宝地之意象,将村落规划成坐北朝南的“葫芦形”土堡。在作砺公精心组织策划下,仕渡堡得以顺利落成。之后,作砺公又巧妙利用北斗七星的布局,发动族人在城堡的东南内外挖七个池塘,取名“七星坠地”。七个池塘池水相通,又直通东西两溪,具有蓄水排水功能,又能防火排涝,调节小气候,使得人口密度相当高的仕渡堡空气更加清新,据说这些池塘还能养育龙脉,使得城堡内龙气更加生发雄壮。七个池塘如今还有六个被完整保存了下来,依然清波荡漾,潭面凉风徐来,偶有大眼睛的蜻蜓张着透明的翅膀悄悄飞来,细细尾尖沾一下水面,又迅速飞远,留下细细波纹一圈圈漾开,水里的蓝天白云以及青瓦粉墙的屋子跟着晃动起来。

      我们从东边的“长春门”走进了这座古老的城堡。旭日东升,紫气东来,所以“长春门”是吉祥门,村里凡传统喜庆迎娶送嫁,皆从这里进出,好一派热热闹闹的景象。此刻,长春门静悄悄的,连风从门外经过都不由得放轻了脚步,生怕惊动了这里的某个美梦。只有赤色的老城墙底下探出几株青碧的草,狭长的叶子在微风中翩跹起舞摇曳生姿。有了这些活泼的小草,我们的突然来访才不至于显得过分贸然。

      堡内巷道纵横交错,形成许多“井”字形状。一丛丛绿油油的小草在边边角角里探头探脑地伸出来,有的甚至在顶端开出了几朵娇嫩的小花,鹅黄的,淡红的,为这个古老的城堡平添了几许新鲜的生命力。鞋跟在灰色水泥小巷子上敲出沉闷的声音,我成功地把自己绕晕了。望着眼前这迷宫一样的路,我真心佩服仕渡堡的设计者,想来几百年风雨飘摇,仕渡堡为乡里守住这一方太平,这些神奇的巷路功不可没啊。

      走着走着,一角飞檐撞入眼底,祥云飞羽,朱墙青瓦,正是灵惠大庙。这座建于明代嘉靖年间的庙宇,在村民们有意识的保护下,沐风栉雨四百年,依然安安稳稳,屋顶上戏珠的双龙神采飞扬,花开富贵的图案鲜亮夺目。正门一对石抱鼓被岁月打磨得光滑可鉴,鼓面上花纹清晰可见,寒梅铁骨,双鱼呈祥,多么诚挚朴素的祝愿!

      正细细打量这鼓面上的纹饰,一阵清冽的茶香飘了出来,脚步不由向门槛儿内迈去。原来是几位老人家在庙堂一侧聊天。得知我们慕名而来,老人家的话匣子就打开了,其中一位鹤发童颜精神矍铄的老人满脸骄傲地指着正门两侧对联:“‘海不扬波黄耉喜,地虽斥卤贤豪生’,这是明代四大书法家张瑞图的亲笔书。据说目前全国张瑞图楷书的亲笔就这么一副了啊!”老人端着一盏茶站了起来,引着我们上前端详。于书法我实在外行,只是觉得这些字圆润端庄,金粉描得甚是饱满,真的好看。突然想起有人说张瑞图将曲折的生活经历,政治和人格的分离,在书法上巧妙糅合,释放出的内在矛盾冲突与苦涩精神感受,气势格外摄人心魄,现在觉得这说法是挺中肯的。

      袅袅茶香中,老人将一个传说向我们娓娓道来。相传明大学士张瑞图因避祸匿居仕江村沈灿公家数年,发现这里虽是南蛮之地,可实在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,以至于流连忘返。期间张公雅兴大发,在村中留下书法手迹甚多。受其影响,族中宗亲研习书法书画之风日盛,名家辈出。“沈锦州、沈瑶池、沈镜湖、沈耀初、沈惠文……”老人如数家珍,道出一个个令人敬仰的大名。说起来诏安成为全国书画之乡,仕江当居开源之功。

      老人又带我们看了一块碑记——通族会禁碑。“这块碑记的内容已经被收录到《福建乡规民约》书中。”老人的话语中有着掩饰不住的自豪。碑记沉默地立于城堡一隅,无声地向我们诉说它的存在由来。这是由于仕渡堡建成之后,族内人丁逐渐兴旺,居住空间便显得局促。有村民私自挖坂镇溪为埕,并企图在新埕上建新屋。如此一来,土堡的环境风貌势必遭到破坏,为此,乾隆三十八年,全族公议会禁,规定“嗣后堡外不论东南西北,一概不许填埕改筑,违者公革出户,断不狥纵”。难怪村里的文物被保护得这么好,家风传承使然呵。

      末了,老人让我们一定去看看祀先堂,那是仕渡家族总祠,仕渡开基始祖梅圃公择地而建的,堂内崇祀仕渡开基三代先祖,文进士沈一葵、武进士沈作砺。这是诏安县唯一一座因荣诰“文武世家”而列入《八闽祠堂大全》的祠堂。

      从祀先堂描红漆金的大殿出来,我们顺着老人指的路线,前往探寻济川亭。当年梅圃公在此修亭隐居,与众多大儒成为至交,耕作读书,其乐无穷。后来又修了济川渡、济川桥、济川路,周人之急,济人之困,一腔乐善好施的仁慈心境融入这路上萋萋芳草,岁岁枯荣,绵延数百年。

      济川渡因历史沿革今已无存,桥和路仍然完好。我们慢悠悠地走着,阳光不时从头顶的浓阴间漏下几缕金线,石头缝、草丛里不知名的虫儿优哉游哉地唱着悠扬小曲儿,粉紫的小蝶起起落落,倒是给这个宁静的午后增添了不少乐趣。我们安然享受着这古老的村子特有的怡然音韵。

      古道上满目苍翠,夏日里的闷热浮躁仿佛被隔绝在外了,留与我们的是古村落特有的春日一般的安详舒适。这种美妙的感觉,一直到我们走出村子,还萦绕心头,悠悠不绝。(江燕鸿 文 范伟鸿 图)

编辑:沈小琴【收藏此页

本网简介 | 版权声明 | 法律顾问 | 联系我们
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[20080101]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310450号 闽ICP备05033713号

极速飞艇 荣鼎娱乐 江苏快三跨度走势图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幸运赛车 极速飞艇平台 荣鼎彩手机app下载 内蒙古11选5开奖 左右棋牌 秒速时时彩